祈求苍天带走你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日记 > 正文

祈求苍天带走你

时间:2019-06-16 17:41:14 来源: 作者:
风总是很无情,从未经过沙的允许,就自作主张,逼迫它四处流浪。岁月总是很残忍,从未经过你的允许,就在这睁眼与闭眼之间,放任你无奈的成长
而我,不希望你长大。或许,你会觉得我很残忍。我极不情愿看到你长大,但我的极不情愿,也阻挡不了你一天天长大的脚步。
就在昨夜,再一次传来噩耗。我祈求苍天,把你带走。还未欣赏过生命的精彩,还未经历过人生的绚烂,我就那样的诅咒你,诅咒你这不满5岁的孩子。小雨晨,我是不是很残忍?
六次发病,我似乎看到死神在召唤你。而你一次又一次的挣扎,不甘心就这么凋零。虽然有人想剥夺你生存的权利,可是却剥夺不了你挣扎的勇气。今年,你五岁了。
你的啼哭声,洗白了云朵,点亮了晴空,闪过了笑容。幸福降临,所有人都围着你,因为你是所谓的爱情的结晶,是生命的延续,是幸福的汇聚。
四季轮转,南山的叶子黄了又绿,门前的花儿败了又开。你来到这个世界,也许未曾预料,仅仅历经五年的小生命,却苍老了半个世纪。
你哭声依旧,笑容照有,却不见一般孩子的活泼。惶恐中,医生给你下了“非正常”通知书。那一年,你一岁零两个月。
家里的声音不再纯净,不再悦耳。他们吵架了。紧张的空气中,时时盘旋着指责声、埋怨声、愤怒声••••••这一切的一切在你天真无邪的笑声面前,显得多么苍白无力。他走了,对你不闻不问。偶尔也会想你,不知道是真心还是假意。她也走了,对你不管不理。那一年,你两岁。
她还会回来看你,毕竟任何绝情,也抑制不了母爱的天性。再一次见到他,是在离婚的庭审上。在你纯净的眼睛的注视下,他俩各奔东西,再没有人牵挂你。你还是笑着玩自己的游戏,仿佛这眼前发生的一切,都与你无关无系。那年,你三岁。
苍天最无情,从不愿垂怜你。一定要剥夺你无忧的权利。在这场车子的坚硬与肉体的柔弱的生死抗衡中,你用血流染红黑的夜,你用哭声来麻木你的伤痕,你用昏迷来无视他们的冷淡。一夜的啼哭,一夜的血流不止,一夜的生死挣扎,你不顾一切的坚强的苏醒过来。那一夜,我祈祷了,守着夜得黑,望你坚强。那年,你四岁。
人习惯于逃避现实,不敢面对事实。我们都知道你的未来没有未来,却也任凭花开花落。
这个春季,是怎么了,你是不是也厌倦了这种苍白的游戏,不愿再坚守你的勇气?一天之内,发病六次!医生又一次将你否定。死神想剥夺你的生命,却无法剥夺你的快乐。在你的脸上,我依然看到你浅浅的笑容。
今晨,我听到了你生命的讯息。你再一次苏醒过来。
其实,那一夜,我也祈祷了,守着夜的黑,祈求上天带走你。我更希望你就这样的离开了,不疼不痛,不忧不恼。
五岁的年纪,不是应该欢乐的背个小书包么?可是,那个知识的殿堂,却不是你希冀的地方。往后的路,你不懂得张望,往后的人生,你更不懂得张狂。
哭与笑,是你在这个世界上最深的痕迹。乐与苦,是你在这个世界上最深的记忆。
你还是没有赠给世界一句话。
你还是没有走过一次稳当的路。
你还是苏醒了。
你还是这样笑了,不疼不痛,不忧不恼。
在你离开与苏醒之间,我并不能做什么。你苏醒,是我希望的,你离开,也是••••••


    640x60ad
    上一篇:小憩
    下一篇:情书
    评论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