匆匆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日记 > 正文

匆匆

时间:2019-06-16 15:41:22 来源: 作者:

是什么让雪花慵上了几丝黑发,不曾褪去?

匆匆。花开花落,月缺月圆,循循复复;看了数载花开,染了几丝白发,观了半空皎月,叹几句匆匆。

看着自己的亭亭玉立,终于明白自己不再是那一个天真的小孩,可以依偎在父母怀抱里可爱。肩负着期待,回眸嫣然一笑,也许是虚伪,或许是感恩,只是不想让那些期待眼神闭眸绝望,因为这里面掺杂了许多的爱。闭目深思,抬起脚步,跨着流年,沉沦世间。

走着走着,老屋边的小河渐渐干涸,或许是老了,就像人一样,圆润的小脸在花开间添了皱纹。感伤时光,季季花开,渐渐老去。是暖是伤,喧嚣世界,繁华缱倦眼帘,只有自己承受着世事人常,踏着青石小路,背着摄像机,记录点点滴滴,等待着老去的那一天记忆变得斑驳,能有丝丝怀念,拼凑那年的匆匆时光。

那一年,雪黛尘间,冰敷地面,冬啸燕南,倦慵床棉。

那一天,染汝发肩,舞履婉转,寒风麾下,比翼相连。

那一年,樱花姗姗,柳絮河帘,春风浸透,媚光物暖。

那一天,汝?花?,轻挽漪澜,波波情愫,琴瑟笑颜。

那一年,淤池蒂莲,青暑??,夏半花开,叶茂枝繁。

那一天,庭中汝辗,风拂发沿,絮絮叨谈,并蒂相牵。

那一年,天高云淡,金桂香延,秋红浮深,孤菊傲绽。

那一天,汝伫陌阡,凉意侵眼,候君回顾,独御霜寒。

这或许是哪个诗人的一段爱恋,最后还是匆匆而过,留下诗人独倚寒窗叹月残。怪流年?暖了一季花开,卷了一世暗伤花凋零,留下暖暖在匆匆之中,孤身独揽御霜寒。

燕子去了,有再来的时候;杨柳枯了,有再青的时候;桃花谢了,有再开的时候。时光走了,容颜老了,或许怪人类的一世太长,能观数十载春来又去,捏了丝丝感伤,揪了缕缕怀想。叩谢匆匆,让我有了期盼,即使沦落沧海桑田,心之甘愿。

    640x60ad
    上一篇:入“冷宫”的第一天
    下一篇:月下独酌
    评论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