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情观之三境界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美文 > 正文

爱情观之三境界

时间:2019-06-15 16:18:00 来源: 作者:

闲来无事,观人之离散分合,沾巾亦然,拂袖亦可,或怒发冲冠,亦有怆然泪下,视死如归 ,更得比翼双飞,其乐融融。 击节赞叹之余,心忽有所得,试论爱情观之三境界,与君共赏。 ­

其一者:“少年不知愁滋味,爱上城楼,爱上城楼,为赋新词强说愁”。初恋着,随波逐流,不求甚解。求爱之浪漫,贵爱之超凡脱俗。或是美于西施,或是俊于潘安。之所谓“ 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、人间无数,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”自是“ 我欲乘风归去”,但不知“琼楼玉宇,高处不胜寒 ”只落得“盈盈一水间,默默不得语”。

其二者: “了却君王天下事,赢得生前身后名”。幻想之灭,仰天长啸,壮怀激烈,轻己而少验。 “如今受尽愁滋味,欲说还休,欲说还休,却道天凉好个秋”。终如获至宝,便言现实可畏。顺之,只求得锦衣翡翠,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。虚情假意,终悔得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 ­

其三者: 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火 阑珊处’”此乃最优之境界。需衡之。爱己者,若天地之气,有,则万物盛;无,则万物亡。爱己者,衷之于心,而非口也;动之于情,而非物也;施之于动,而非誓也;恒之于世,而非时也。爱者以心爱,需查之,不求山崩地裂 但求白头偕老。不求甜言蜜语,但求相濡以沫,不求表面作秀,但求默默无为。

    640x60ad
    评论框